T O P

后疫情时代的生活

距离新冠疫情的最早出现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,然而一切仿佛都如在昨天。我最早得知武汉有一种新型流行病,是 20 年一月初在香港的媒体看到相关的报道,当时虽然已经知道是一种类似 SARS 的肺炎,但是由于传播范围和严重性不太明确,并没有引起我的重视。到了一月底接近放春节长假的时候,国内媒体已经不再歌舞升平,开始大量报道。后面形势急转直下,武汉封城,全国戒备。近处市面萧条,而远处水深火热,就像很多人一样,我在老家度过了一个闭门不出每天刷媒体的春节。

二月初我回到广州,还是居家隔离。街上依然冷清,而疫情已经开始蔓延到国外。而后几个月间,欧洲,北美,东南亚,印度,南美,非洲,一一陷落。有些地方疫情消退又卷土重来,爆发一波接一波。国内疫情虽然整体受控,但是各地也时不时有确诊的消息报出。于是我小心谨慎,按照指引做了防备,很少出门,每次出去都戴口罩,经常清洗消毒。最严重的是四月下旬,附近地段陆续出现多个确认病例,而最接近我住处的一个确诊病例相差只有几百米,也就是几幢楼的距离。当时我已经恢复了去公司现场办公,每天出入公共场所公共交通,虽然防备充足也多少有一点忐忑。附近社区开始普检核酸,每天都能看到全身白衣穿戴严密的医护“太空人”进出街道,安排隔离的车辆人员进进出出。如此过了一个多月,附近的疫情渐渐平息,安然度过。

2020 年下半年,虽然有几次省市级别较大规模的疫情爆出,但是国内整体还算比较安全。我渐渐恢复了更多的日常户外活动,比如戴着口罩外出散步,人多密集的封闭场所,比如大商场和电影院,就很少去了。生活还在继续,我们都在适应新冠疫情给生活带来的改变。除了日常防护和生活习惯的改变,我变得更加关心外部世界的变化,时常收看各方媒体的一些报道,尝试了解在世界范围的时事和疫情发展情况。

之后国内的疫情保持平稳,广东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本地零确诊状态,就这样到 2021 年中,当人们的心态渐渐放松,以为可以安稳地等待疫苗铺开注射实现群体免疫的时候,由变种病毒引发的疫情又一次在广州爆发了。五月底第一例本地确诊病例爆出,然后全市迅速展开了流行病学追踪,隔离封区,各城区分阶段全员核酸检测,出行管制,公共场所活动管制等措施,最近大半个月对于广州居民来说是一段艰难的时期。我也按相关要求做过核酸筛检,并开始居家办公,目前还能保持着这波疫情发生前的正常生活节奏。幸好经过全市各区的核酸检测之后,结果显示目前疫情主要集中在荔湾区,在其它区并没有大面积的扩散。但愿这波疫情可以尽快平息,让我们的生产生活尽快回到正轨。

时间依旧流驶,街市仿佛太平。一次疫情的大流行,在漫长的人类历史来说也许并不算什么,然而对于身历其中的个人来说,其中受到的影响和冲击却是难以淡忘,就像巨轮碾过,即使有一天它终将远去也必然给世界留下巨大的痕迹。希望苟活者和真的猛士都将奋然而前行。